落叶

画了一对情头XD
顺便私心打个陆p的标签

卖萌三十题(24-30)【完结】

一天完结什么的不存在的_(:з」∠)_
我还是安安静静的当我的咸鱼吧。
因为有几题不会写所以拖了很久(←你就拖延症吧)
依然ooc属于我,刀子和糖属于陆p
没错,有刀子√

24、隐瞒着对你的感情等你上钩

皮发现自己有点不对劲。

视线总是会不自觉瞥向某只紫发的家伙,在各方面也越来越依赖他。

陆夫人会不会觉得自己很麻烦呢。不由自主地这么想着。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喊着,“夫人夫人。”

然后他就会转身,看向总是在麻烦他的自己,“怎么了?”于是自己的所有问题都能迎难而解。

没关系,请再多依赖我一点,变得依靠我为生吧,这样你就离不开我了。

因为你很爱照顾人,如果知道了我没有你的照顾会死掉的话,一定会留在我身边吧。

皮不得不承认,只要和陆夫人一起,他就是被照顾的那一个,而不是平时照顾别人的那一个。

他这么皮的一面也只在陆夫人面前展现。

但陆夫人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皮抓耳挠腮着。所以,还是得去追?

皮下意识觉得自己是个攻。

陆夫人:不可能的,不存在的。

25、和红颜之间的计谋

皮最近和班里一个女生走的很近,每天鬼鬼祟祟的把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陆夫人托着腮,身边的醋味皮愣是闻不到。

“你和她……”“不不不,我们什么都没有!”

陆夫人叹一口气。

“皮,东西都准备好了吧?”那个女生双眼放光地看着皮,“这样没问题嘛?他开始怀疑了。”皮抓了抓头发。

“没问题的!”

陆夫人今天很晚才回家,打开门却发现客厅灯火通明。

“皮?”他叫道,没有回应。

走进卧室发现卧室变得十分花哨,彩灯彩带挂的到处都是。床上还有一只睡着的团子。桌子上的蛋糕上写着【生日快乐】。

……我的生日?

他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没打扰到皮。

【夫人生日快乐啊,我和朋友讨论了一下怎么搞,就变成这样了。蛋糕可是我自己做的!】

蛋糕并不大,陆夫人一会就吃完了,感叹一句皮做的蛋糕居然这么好吃,却发现蛋糕底盖着一层塑料纸。

揭开以后,一张手写的纸条映入眼中。

【他喜欢你,我也知道你喜欢他。大胆去追吧少年!】是那个女生的字迹。

啊?他……喜欢我?

陆夫人愣在那里。下意识看了一眼床上还在睡的团子。

处理了一下各种东西,陆夫人躺在床上,身边传来皮平稳的呼吸声,却扰乱了他的思绪。

“原来你是,喜欢我的吗?”

26、改掉你粗口的方式

“艹!”“我日!”陆夫人最近越来越暴躁,粗口也越来越频繁。

不管是因为学生会的事多了起来,还是因为测试没考好,总之陆夫人很暴躁。

“夫人你就不能少说点脏话。”皮实在受不了,一巴掌糊在陆夫人脸上。“艹!不行!”

皮听着陆夫人不停balabala的说着脏话就烦。

最近学生会忙他理解,陆夫人测试没考好他也理解。但还是觉得烦。

“我他妈是真不明白,一个偌大的学生会,他妈的居然每件事都要会长过目!”

艹,忍不了了。吵死了。

皮凑过去踮起脚尖,堵住那聒噪的唇。

“!”

刚想离开的皮又被按了回去,加深了这个原本蜻蜓点水的吻。

微凉而柔软的唇。

从那以后陆夫人就不那么暴躁了,当然这是有代价的。

“皮你嘴怎么又肿了?”“狗啃的。”

27、"妈的都和老子睡一块了不许你找别人!"

他们大概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所以某天陆夫人正儿八经地表白的时候,皮没有惊讶地答应了。

所以陆夫人再也没睡过自己的床,死皮赖脸地蹭过去,牛皮糖一般黏在皮身上。

“热。唔……”皮觉得,陆夫人得了一种病,一种不接吻就会死掉的病。

因为学生会最近事多,皮总会站在校门口等他处理完再一起回家,风雨无阻。

下雨了。

皮抱着书包在雨里继续等。却看见陆夫人把外套给了一个女生,举止亲昵。

他很气,跑过去拉着他的手就走,"妈的都和老子睡一块了不许你找别人!"陆夫人给自家表妹投去一个抱歉的目光,却发现自家表妹双眼放光,一副狼见了肉的模样。

“表哥,加油!”

皮气鼓鼓地走在前面,头上却披上了一件衣服遮雨,“跑吧?”陆夫人撑着自己的校服外套。

“你这不是废话吗。”皮伸出胳膊撑起另一半校服。

“反正衣服湿掉了也是你洗。”

28、进一步发展的关系

“牵手,拥抱,接吻……接下来是……呜诶???”皮翻着手里的【如何与爱人关系更进一步】,然后看着他们完成的与按步骤来说要做的。

“皮你在看啥?”陆夫人凑过来,然后被推过去,“课外书啦。”

“怎么办啊……”皮蹲在墙角捂住脸,下一步,下一步要怎么办才好啊。

皮还没做好准备,甚至以为自己是攻XD

同桌凑过来蹲在一起,“你俩关系发展到哪一步了啊。”“就、就差那个了……”同桌笑得一脸猥琐。

“没事,迎男而上嘛!”

皮最近很奇怪。陆夫人托着腮看着在床上缩成一团的皮。“怎么了?”“我没事、你回你房间睡吧。”那怎么行。

陆夫人皱眉,脱鞋上床,把皮压在身下。“到底怎么了?”这一看才发现皮的脸一直红到脖子根。

“那个。”皮揪了揪陆夫人的衣服,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咬了咬嘴唇还是没说出口。

陆夫人却是轻轻吻着他的耳尖,“我可以吗?”“……嗯。”

拉灯。

皮:说好的我是攻呢!(揉腰)
陆:乖。(给皮揉腰)

29、"说句我喜欢你会死吗!"

“夫人。”皮躺在床上一脸委屈。“还疼吗?”陆夫人给皮揉着腰。“疼。”皮抱着枕头气鼓鼓的。

“夫人你喜欢我吗?”“喜欢。”

陆夫人的话干脆的让皮一愣,然后把脸埋进枕头里。陆夫人瞥见他粉色的耳尖,没忍住咬了一口。

“!”

陆夫人:可爱,想日。

“那么你呢,你喜欢我吗,皮?”他贴在人耳边,轻声问。

“才不喜欢你呢!”皮一枕头糊过去,然后扯到腰,倒吸一口气,狠狠瞪一眼罪魁祸首。

“说句我喜欢你会死吗。”陆夫人接住枕头,看向皮。

“……”

皮撇过头,两人僵持了半天。

“……我喜欢你。”

30、日记中全是关于你的事情

皮趁着陆夫人不在家,悄悄溜进他的房间,“嘿嘿,我看到夫人把日记放在暗格里了。”

【X月X日,阴】
【今天是我的生日,没想到他竟然送给我了一件羊毛衫,为了补偿之前扔洗衣机洗坏的那件。】
【明明洗的时候那么理直气壮,事后还是会在意的啊。】

【X月X日,晴】
【有时候也会想,我对他的感情。】
【从小到大和他一起,算是青梅竹马?】
【但是有点不想局限于此……?】

【X月X日,雨】
【他和别人在一起了,所以我才发现原来我是喜欢他的。】
【不过晚了啊……】

皮翻着,一页一页的日记,全部都是他。

心里突然像被填满了一样,满满的都是幸福。——他是被人爱着的。所以,为了这种被爱,付出生命也可以的,毕竟,不管对于谁而言,对方都是超脱自己生命的存在。

——————前方————be——————
——————————注意———————
——————————————————

“以后也一直一直在一起吧?”他在遥远的曾经听见谁这么说着。后来,后来那个人怎么样了呢?

陆先生拿着一捧白菊,轻轻踩过雨后湿滑的石板路。一身黑西装,表情却轻快地像要去看望好久不见的挚友——不,不是挚友,是爱人。

他在一座墓碑前停下,把白菊放在墓碑面前,平视着墓碑上的少年。

“好久不见啊,最近很忙,好不容易才抽空来看你了。”他轻柔地抚摸着那张照片,缓慢地倾诉着。

“我本来想去找你来着……”陆先生翠绿的眼眸一点点失去光泽。他想跟着陈先生走,但是被陈先生的妈妈拦住了。

他的妈妈,用红肿的眼睛看着他,用沙哑而哀求的声音,说——“不要死。他救你是希望你活着。”

活着吗。

陆先生茫然地看着陈先生的照片。

但是这个人已经不在了啊。

他敲了敲脑袋,怎么又这样想了。

“抱歉啊,我继续说吧……”

还有很多可以说的啊,他们的朋友的未来,他的工作,他妈妈的情况,还有……他想他了。

“我果然,还是很想你。”

雨又开始下,和某种咸涩的液体一起,滴滴答答落在那捧白菊上。

卖萌三十题(13-23)

再扔一点XD
明天大概完结,不对是今天了。
因为题目的原因所以轻微年下,其实也就几个月XD
ooc属于我,萌属于陆p


13、失恋后初见哭的那样狼狈的你

皮和篮球部部长在一起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陆夫人并没有多惊讶,从那位部长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他爱慕已久了,而皮又不是个擅长拒绝的人。

陆夫人什么都没说,只是找到部长,拍了拍他的肩。“好好照顾他。”部长只是露出胜利者的笑容,“那是当然,会长大人。”

那之后陆夫人和皮的相处时间变短了。

“一起去打电玩?”“啊,我和他约好了。对不起。”“今晚回家吃饭吗?”“不了,他说要带我出去吃。”

陆夫人开始坐立不安,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心情的时候,苦笑了一声。原来我是,喜欢你的吗?

但一切似乎都晚了。他们在一起了。皮妈甚至也接受了这个人。

直到某一天,他打开门,看到醉醺醺的皮,还以为那位部长还在他身边,差点摔上门。

“夫人。”他听见皮哭着说,“他不要我了。”

“没事,我要你。”他搂住皮,反正等他的少年醒了就不会记得醉的时候的一切。

他从来没见过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以前哭,都是乖巧地坐着,十分安静地掉眼泪。

皮埋在他怀里,像受了委屈的猫在寻求安慰。陆夫人轻轻抚摸着他的背,语气轻柔地自己都不敢相信。

“乖。”

他不说,他就不会问。

最后皮妈告诉他,“那孩子受不了别人的目光,放弃了。而且皮这孩子比较保守,一点便宜都没让他占,他就彻底受不了了。现在想来还是件好事。”

14、只有我能欺负你

陆夫人看着肿着眼睛的皮,狠狠地弹了一下他的额头,“活该你就。”这么说着还是去拿冰袋敷上。

等消肿的差不多了,陆夫人看着他,“一起去游乐园吧?”“嗯。”

一路上皮都把头埋在手机里,拉着陆夫人的袖子乖乖跟在后面。陆夫人心思一转,悄悄地把皮带到鬼屋里,并轻轻松开了袖子。

皮一抬头就发现周围一片漆黑,只有自己手里的手机有点光亮。“夫、夫人?”他下意识往旁边看,却只看见了一个骷髅。

“呜哇。”往后退却又撞上了一个柜子,眼球内脏洒了一地。皮被吓得浑身颤抖,他最怕鬼了。

一只冰冷的手搭上他的肩,冷气弥漫。皮头都不转地往前跑,却被地上的“内脏”绊倒。

嗯?这个地板怎么是软的。

“好啦,可以起来了吧?皮。”熟悉的声音从身下传来。皮却抱紧了陆夫人。“我还以为你也不要我了。”“怎么会呢。”

“夫人。”“我在。”

“夫人。”“我在。”

“之遥。”“我在。”

似乎把怀里的家伙惹哭了呢。陆夫人无奈地笑笑。“你还想在鬼屋里呆多久?”

皮一下跳起来,拉着陆夫人手就往前跑。

“欺负人。明明知道我怕鬼。”皮咬着夫人给买的奶茶的吸管,一脸委屈。“记住了,只有我能欺负你,所以不要再为了别人哭了。”陆夫人又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嗯。”

15、关于牛奶的争论

“夫人。”“嗯?”“我不想喝牛奶。”

皮皱着眉看着眼前的白色液体。“为什么?”桌对面的紫毛这么问道。“不好喝。”

“但是有营养。”陆夫人喝掉自己杯子里的牛奶,“你看我都喝完了。”

“……”怎么跟哄小孩一样。皮闭上眼,一口气把牛奶喝完。留了一圈奶胡子,想拿纸擦却懒得拿,直接舔掉。

“说着不好喝不还是舔干净了。”“要你管。”

16、"我就是喜欢毛绒玩具不爽你咬我啊!"

皮买了个能占完他一半床的一只pusheen。陆夫人每天去叫他起床的时候都能看见皮紧紧抱着那只和他差不多长的猫,一脸享受。

陆夫人:我不做人啦,我要做一只猫,猫的毛绒玩具也行!

因为不小心把水洒在床上了所以陆夫人跑去了皮的屋里和他睡,结果那只猫却硬生生占了半张床让他没法睡。

“你就不能不抱着毛绒玩具睡吗?多大了你。”陆夫人怨念的盯着皮怀里的毛绒玩具。"我就是喜欢毛绒玩具不爽你咬我啊!"

然后他就真的咬了。

“卧槽你属狗的吗?”皮捂着脖子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陆夫人。眼睁睁地看着他伸出腿,把猫踢了下去,自己却被压在下面动不了。

“睡吧。”陆夫人拉过被子盖好,完全无视皮的抗议。

17、无比缺乏的生活常识

皮难得的跟着陆夫人出来买菜。

“我不吃青菜。”“这是菠菜。”
“买点鸡腿吧?”“那是翅根。”
“干牛肉条?”“……那是牛鞭。”
“那……”“那是苹果。”
“我知道那是苹果!”皮不服气的瞪了一眼陆夫人。“你说要什么我来买就行。”陆夫人摸了摸皮的头。

“住手不要把白衣服和黑衣服扔在一起洗!”陆夫人抓住皮要打开洗衣机的手。

“诶——”皮委屈巴巴地看着陆夫人。

“我知道生活常识就行了。”陆夫人默默把后半句话咽回去。

“这样你就离不开我了。”

18、生病后不肯吃药的作战策略

皮又感冒又发烧的躺在床上。

陆夫人开始头疼该怎么哄他吃药。从小皮就不喜欢吃药,每次都要人哄着才吃。

“皮?”被子里的一团动了动,传出皮带着鼻音的声音,“我不吃药。”“乖,不苦的。”“不要。”

陆夫人推了推被子里的一团,“吃了药会好受些。”“那就让我难受着吧。”皮哼哼唧唧地就是不吃药。“吃了药我请你吃甜品。”皮明显心动了一下,还是坚守着不吃。

“乖。”皮冒出毛绒绒的脑袋,头上那一撮毛抗议似的晃来晃去。

皮一下掀开被子露出脸,下了床就想跑出去,却因为生病浑身无力,陆夫人轻轻一推就摔回了床上。

“再不吃,我就用嘴喂你吃了啊。反正以前也不是没这么干过。”陆夫人眯了眯眼,看着床上的一摊皮,“我吃行了吧。”

皮愤愤地喝完药,然后像曾经无数次那样对陆夫人伸手。

“糖。”

19、"我知道我不该半夜打电话吓你,你跑来我的床上睡我也忍了,但你能从我身上下来吗"

陆夫人把玩着新买的变声器,心里再把计划默念一边。

今天篮球社比赛,皮累得一回家就瘫在床上,被陆夫人叫起来吃了饭洗个澡,现在估计已经睡了。

皮睡觉一向比较浅。

陆夫人装好变声器,调好声音给皮打电话。皮从睡梦中醒来,迷迷糊糊的接了电话,“喂?”

对面传来阴森的语调,“我~在~你~背~后~呵~呵~呵~”

陆夫人说完以后捂着嘴偷笑,屋门突然开了,皮抱着pusheen跑过来,扑到陆夫人身上,一副赖着不走了的样子。

“我知道我不该半夜打电话吓你,你跑来我的床上睡我也忍了,但你能从我身上下来吗?”陆夫人拍了拍皮的背,无奈道。

皮委屈的抱着pusheen趴在陆夫人身上,“幸好我机智,看了来电提醒。”

“那你还怕什么?”“刚才怕。现在不怕了。”皮蹭了蹭陆夫人的脖子,完全不管自己的体重再加上一只pusheen压在他身上会怎样。

最后皮窝在陆夫人怀里睡着了,陆夫人一脚把pusheen踢了出去。反正地板不脏。

20、晚饭的主食是米饭还是馒头

“今晚吃啥?”皮趴在沙发上托腮看着正准备出门买菜的陆夫人。

“米饭还是馒头?”陆夫人穿好鞋,问。

“我无所谓的啦。”皮翻了个身,却忘了自己在沙发上摔了下去。

“痛。”他蹲着捂着后脑勺,可怜兮兮地看着陆夫人。

“蠢皮。”陆夫人走过来,给皮揉了揉磕到的地方,“不是很严重,忍一会就好了。”

“嗯。”皮委屈巴巴地扯着陆夫人的袖子,头上的呆毛也耷拉了下去。

“好啦。一起去?”“好。”

21、"长得高怎么了你还不是比我小,叫哥哥"

皮比陆夫人大了那么半年,身高却矮了半头。就导致陆夫人特别喜欢把皮抱在怀里下巴搁人头上压住他头上抗议着的呆毛,然后看书看电视玩手机。

所以某天,皮从陆夫人怀里出来,“我比你大,你干嘛老拿我当抱枕。”

陆夫人站起来,还没说话就被皮打断了。

“夫人你先别说话!”皮屁颠屁颠跑走拿过来小板凳,气势汹汹地踩了上去。

“长得高怎么了你还不是比我小,叫哥哥。”

陆夫人:【踢板凳】

“卧槽夫人你!”皮一下没站稳摔了下去,啪叽一下脸着地。

陆夫人蹲过去,帮着揉摔到的地方。

“蠢。”“你以为是谁害的啊!”

22、单身的原因是什么

皮嚼着别人送的巧克力,反正也是闲着没事干就翻了翻情书。

【皮你为什么还是单身啊?】

呃?

他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说起来也没见陆夫人谈过。

“夫人啊,你为啥还是个单身狗。学校里短发眼镜也不少啊。”用笔戳了戳旁边人的胳膊。

“我有喜欢的人了。”陆夫人推了推眼镜,继续写作业,顺手把写完的作业递给皮。

“夫人你居然有喜欢的人了?”皮一脸不敢置信。

“那么八卦干嘛。”陆夫人一脸平静。忽视掉皮的星星眼。

“我帮你追啊。”“……好。”

23、吵不过你就动手

俩人小时候就是一对冤家。

皮从小就显现出了他很皮的一面,陆夫人则是比较早熟,然而再早熟也还是个孩子。

俩小屁孩一个看不对眼就开始打架。男孩子之间的感情总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皮虽然话少但每次说话都能把陆夫人气个半死,无言以对之下就只能趁着某人得意的时候搞偷袭。

“艹,你又搞偷袭,卑鄙无耻!”皮和陆夫人滚成一团,实行回合制打法。

“是你自己没注意到。”陆夫人理直气壮的一拳砸人肩上。

后来俩人家长发现自家孩子经常和人打架,拎着领子就跑去找对方道歉,结果陆妈和皮妈成了闺蜜,陆爸和皮爸成了哥们。

“他们有毒。”皮坐在陆夫人旁边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大人们,那几个大人正翻着他俩的黑历史,“嗯。”陆夫人拿出医药箱开始给皮处理伤口。

“别乱动。”

卖萌三十题(1-12)

今天开学的我扔了文就跑(*≧▽≦)
小学生文笔,
ooc属于我,糖属于陆p√

卖萌三十题
1、冤家路窄
2、"***!""你谁啊?""***!""我都懒得理你"
3、逼不得已的同居
4、被吃掉的早餐引发的惨案
5、"别在我的房子里养宠物,养你已经很麻烦了"
6、盛夏联谊后醉酒而归的你
7、"住手别把我干洗的衣服丢进洗衣机里!"
8、带着笑容和一身伤痕来炫耀自己英雄救美的事迹
9、写满女孩子电话号码的小纸条
10、不要只穿着大号衬衫在家里走动
11、仔细看起来有点可爱
12、午后在树荫下喂着流浪猫的少年
13、失恋后初见哭的那样狼狈的你
14、只有我能欺负你
15、关于牛奶的争论
16、"我就是喜欢毛绒玩具不爽你咬我啊!"
17、无比缺乏的生活常识
18、生病后不肯吃药的作战策
19、"我知道我不该半夜打电话吓你,你跑来我的床上睡我也忍了,但你能从我身上下来吗"
20、晚饭的主食是米饭还是馒头
21、"长得高怎么了你还不是比我小,叫哥哥"
22、单身的原因是什么
23、吵不过你就动手
24、隐瞒着对你的感情等你上钩
25、和红颜之间的计谋
26、改掉你粗口的方式
27、"妈的都和老子睡一块了不许你找别人!"
28、进一步发展的关系
29、"说句我喜欢你会死吗!"
30、日记中全是关于你的事情

1、冤家路窄

皮走进教室,今天是上高中的第一天,要保持一个好心情,而且这个学校以某人的成绩肯定不会来——个屁。

“卧槽怎么又是你?!”皮看着教室门口立着的陆夫人,对方也是一脸卧槽。“我他妈哪知道?!”

皮气鼓鼓地瞪着陆夫人,还能不能好好地上学了?从幼儿园到高中都和这家伙一个班。陆夫人也不甘示弱地瞪回去,“怎么了?优等生发挥失常不行吗?”“行行行!快进去!”皮推着陆夫人进了教室。

正好班主任走过来,见他俩一副关系好的模样,排座位的时候顺便排一起当同桌了。

皮趴在桌子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冤家路窄。

2、 "***!""你谁啊?""***!""我都懒得理你"

以陆夫人的成绩和能力,理所应当地当了班长,皮戳着某人脊梁骨,心想以后有靠山了。

“夫人啊,作业。”皮贱兮兮地笑着,对陆夫人伸出手。被无视了。

“夫人~”开始撒娇卖萌,见陆夫人还没反应,皮戳了戳他的脸,还没反应,“***!你就这么无视我?”

“你谁啊?”陆夫人终于赏脸给了个反应,皮又骂了一句“***!”陆夫人把脸扭过去,“我都懒得理你。”

这么做的结果就是陆夫人抽屉里藏的零食全被皮偷吃了。

“你是打算胖成皮球吗?”陆夫人看着从皮抽屉里搜出来的罪证——包装袋,掐了掐皮肉乎乎的脸。

“你管我。”皮冲他吐了吐舌头,一副理所应当地样子把垃圾推给陆夫人让他扔。

3、逼不得已的同居

陆夫人在外面有租房子,皮妈知道以后,和陆妈商量了一下,把皮也扔过去住。

皮拿着一堆行李,一脸哀怨地看着自家老妈。“为啥非得跟他住。”“怎么能这么说呢,之遥是个好孩子。”皮妈笑着夸陆夫人,陆妈不好意思地笑笑,“诶呀我家之遥哪有那么好。”

皮:冷漠。

他实在不觉得和他从小掐到大的某人哪里好了。

陆夫人一开门,差点以为自己打开方式错了。自家老妈和皮妈以及皮站在门口,拿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走了进来开始布置东西。

陆夫人并不是多邋遢的人,所以屋里也是整洁干净的,总之皮很满意。

“诶,我说。什么情况?”陆夫人溜到一边戳了戳皮的腰,“就这种情况。我,要和你合租了。”皮一脸不情愿。

“我妈没跟我说啊!”陆夫人扶额,对自家老妈也是无奈。“我妈也没跟我说。下午拿着我行李就拉着我跑了过来。”皮同情地看着陆夫人。

“总之,以后一起生活了对吧?”陆夫人挠了挠头,看向皮,皮点了点头,头上的呆毛跟着晃了几下,“那就请多指教了。”“嗯,请多指教。”

4、被吃掉的早餐引发的惨案

“皮啊,我放桌子上的鲷鱼烧去哪了?”刚从厕所里出来的陆夫人看着空空如也的桌子和皮紧关的房门,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布吉岛啊。”皮口齿不清地说,明显是在吃什么东西。“我就知道是你,别装了!”陆夫人推开皮的屋门,一眼瞥见某人来不及藏起来的包装袋。

“呃……这个嘛。”皮往后缩了缩,他居然忘了陆夫人没吃早饭的话会变得有多可怕了。眼瞅着某人快要实质化的黑气,皮冲出屋门,“我再给你买一个——”

还没出去就被陆夫人绊倒,一屁股摔在地上,“呃,那个,一切都是误会……”逃不了了,皮默默地想。

陆夫人刚抬脚,就被皮的鞋带拌了一下,摔在皮旁边。皮很不给面子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夫人你活该啊,谁叫你威胁我。”

最后的结局就是两人像小时候一样扭打成一团。——所以陆夫人今天还是没有早饭吃。

5、"别在我的房子里养宠物,养你已经很麻烦了"

皮把家里的狸花猫抱了过来,手里拿着路上拽的草逗自家猫玩。

"别在我的房子里养宠物,养你已经很麻烦了。"陆夫人撇撇嘴,“而且咱们还要上学,没法照顾它。”

皮蹭了蹭自家猫,语气里满是委屈“我好久没吸猫了啊。”

陆夫人眼里看过去,只觉得是两只猫在互蹭。

“好啦,快点把它送回去,如果你不想咱俩兼职打工好不容易买的家具报废的话。”“嗯……”

6、盛夏联谊后醉酒而归的你

“皮?”陆夫人打开门,看着门口一身酒气的皮。“诶嘿嘿,有三个……三个夫人。”皮迷迷糊糊地指着陆夫人,边上的人无奈地说,“篮球部组织联谊,他喝醉了。”“啊,这样啊。谢谢你送他回来。”

那人意义不明地看着皮笑了笑。“没关系,既然送到家了我也就放心了。那我先告辞了。”

陆夫人关上门,皮软骨头似的趴在陆夫人胸口,太透睁着大眼睛醉醺醺的看着陆夫人。

因为醉酒而有些红的眼角与鼻尖,呼吸时喷洒的酒气,还有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好、好萌。陆夫人下意识捂住鼻子,却被皮掰开。

“诶——夫人?”皮歪了歪头,像是在疑惑自己怎么回家了,然后搂住陆夫人的脖子,像只见到主人的猫一样蹭了蹭陆夫人的肩。

陆夫人摸了摸皮的头,是在撒娇吗?“蠢皮。”

肩上传来一阵疼痛和湿凉的感觉——皮用小小的虎牙咬了他,陆夫人失笑,小猫闹脾气啦?

把皮放在沙发上,陆夫人蹲下给他脱掉鞋袜,又抱起来皮放在床上,脱掉衣服擦身子等动作一气呵成。

天知道这么多年来他到底给多少次醉酒的皮这么伺候过。

7、"住手别把我干洗的衣服丢进洗衣机里!"

陆夫人一早醒来就听见了洗衣机开启的声音,嗯?皮居然洗衣服了。

想换上衣服去看,却发现自己那套羊毛衫不见了。心里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他只能希望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皮拿着一坨衣服正在往洗衣机里塞,"住手别把我干洗的衣服丢进洗衣机里!"陆夫人伸出尔康手,皮扭头,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这么说的同时按下了开始。

陆夫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掉色,“我。的。衣。服。”那是他攒了好久的钱买的衣服。

皮把陆夫人嘴里吐的魂塞回去,“我帮你洗了啊。”语气满是自豪。

一只鹿突然失去了生的希望.jpg

8、带着笑容和一身伤痕来炫耀自己英雄救美的事迹

陆夫人去医务室帮班主任送东西,却意外看到了皮。

皮胳膊上一片伤口,明显是蹭破的。血和泥沙混在一起。本人却是满不在意,“老师不在吗?”

陆夫人走过去,“我给你处理一下吧,”皮点头,毕竟以前他俩一起打架的伤口都是陆夫人帮忙处理的。

“怎么回事?”冲洗好伤口,陆夫人用棉签蘸着酒精给伤口消毒。皮笑的一脸灿烂,“打篮球的时候,球不小心出界了。有个妹子发呆没察觉到,还是我冲上去把球接住了。”然后炫耀一般地挥了挥胳膊,“夫人你是不知道当时我有多帅!”

陆夫人使劲一按,不出所料的听到皮的惨叫,“轻点!”“英雄救美,嗯?”陆夫人拿出绷带给皮包扎好。有点不开心。

“英雄救美给自己胳膊弄成这幅德行。”陆夫人嘟囔着,因为刚好胳膊撑地的地方有一块尖利的石头,他的胳膊血肉模糊地不能看,处理好以后发现伤口并没有多深,只是泥沙和血混一起看起来比较严重罢了。

“诶嘿嘿。那个妹子还给了我她的电话号码呢。卧槽夫人你谋杀啊!轻点!”

9、写满女孩子电话号码的小纸条

陆夫人抖了抖皮的外套,准备扔洗衣机洗所以要检查有没有什么忘记拿出来的东西。

一张纸条飘了出来。

陆夫人拿着纸条,那张纸条上写的电话号码前的名字都是学校有名的美女。听说那些美女电话号码不轻易给人。

陆夫人胡思乱想着,难道皮想谈恋爱了?

篮球部部长,对没错那个送醉酒的皮回家的人,看着皮被女生们环绕着不知所措的表情,无奈的笑了笑,上去解围。

“你们不是都把电话号码写在那张纸上给他了吗?不要再缠着我家皮了。”

社团活动结束,皮回到家瘫在沙发上不想动。陆夫人拿着纸条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这怎么回事?”

“她们缠着问我要电话号码,我实在不耐烦,就让她们把她们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写下来给我……哈欠。今天晚上吃啥啊夫人。”

“醋。”

“啊?”

10、不要只穿着大号衬衫在家里走动

自己的上衣都被洗了。皮看着柜子。陆夫人出去买菜了,刚好可以溜进他的屋里拿件上衣穿。

因为体型差,皮穿着陆夫人的衬衫就能遮住屁股和一点点大腿,所以嫌麻烦的皮决定就只穿这个衬衫了。

“皮。过来帮我洗菜。”陆夫人围着围裙在厨房,顺便把某个睡了一上午的家伙叫过来干活。

“好。”想着反正地板干净干脆光着脚跑过来。

于是陆夫人一扭头就看见某人套着自己的衬衫当裙子穿,还没穿鞋的模样。

宽大的领口露出精致的锁骨,因为刚从床上起来所以开了几颗扣子,露出里面白皙的肌肤。不合身的衬衫却更显得腰细,白皙的长腿和赤裸的足,一切都在刺激着陆夫人的神经。

“……不要穿着大号衬衫在家里跑。”
“可是我没衣服了啊。”

陆夫人扭头,凌乱的发丝掩盖住微红的耳尖,“过来洗菜。”“好。”

皮卷起宽大的袖子,露出嫩藕一般的一截手臂,由于洗菜的动作时不时还要再卷一下,而以陆夫人的角度刚好能透过宽松的领口一眼看到底。

“诶诶诶夫人你怎么流鼻血了?”

11、仔细看起来有点可爱

陆夫人无奈地看着自己一抽屉的情书和巧克力,虽然也有一些是给他的但事实上更多是因为皮的抽屉塞不下了就顺手塞在皮同桌抽屉里。

皮剥开一个巧克力塞进嘴里,无视掉陆夫人怨念的目光。——陆夫人的东西没地方放了。

“真不知道这家伙哪里这么受欢迎。”嘟囔一句,陆夫人坐下开始认真听课。

一扭头不出意料地看见某人睡的正香。

粉色的发乖巧地贴在脸边,头上的一撮平时翘起的毛此时也耷拉了下去。因为枕着胳膊而显得肉嘟嘟的脸颊。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

仔细一看这家伙长得还挺可爱的。

当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以后,陆夫人拍了拍脸,听课听课。

“不过真的挺可爱的啊。”

12、午后在树荫下喂着流浪猫的少年

吃过午饭,因为学生会的事陆夫人去处理了,所以两人回家的时间也推后了。

处理完以后,陆夫人轻车熟路地找到校园里的一处绿荫。

少年正蹲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根蟹肉棒正在喂流浪猫。

温暖的阳光洒在他身上,给他和猫们都镀了一圈金边,耳边传来少年温柔而缓慢的声音,“每只都有,不要抢。”和煦如三月春风般吹过听者的心头。

陆夫人在老地方等着,等他喂完猫一起走。

学校里的流浪猫一般比较亲人,皮才得以摸几下它们的头。一扭头,陆夫人正在熟悉的地方等他。他笑,“走吧,回家。”

“嗯。回家。”


————————————————————
等军训回来会发后续(〜 ̄△ ̄)〜

好了我报道去了orz

上课随手糊一只幼皮XD
配字:
【老陆,你怎么又迟到了?】
不会画夫楞所以就这样吧XD
总之陆p大法好 ^q^

卡酷卡通有播第十季诶(≧∀≦)
说起来第十一季什么时候出啊_(:з」∠)_

鬼狐大人,可爱,想日。尾巴,想揉。耳朵,想捏。
每次看见鬼狐大人包的严严实实地还戴着面具,我就想伸手把袍子掀了面具摘了然后埋在鬼狐大人的尾巴里不出来了\(//∇//)\
身体比例永远不会画的我_(:з」∠)_

四个脱团狗以及一只捡来的毛豆(〜 ̄▽ ̄)〜
话说调戏机器陆真的好好玩(/▽\)

昨天刷图捡了四把兼桑,于是,今天捡了四把国广,并不断地捡。兼桑都来这么久了你才来啊。故作矜持,结果最后还是按耐不住自己躁动的心是吗( *¯ㅿ¯*)
总觉得真剑时的台词有点奇怪。别的地方的翻译是【因为兼先生在身边,所以本来不想生气的】不过这样也行嘛。( *¯ㅿ¯*)
因为兼桑是那样容易冲动生气的性格,所以自己必须冷静什么的。但不得不说,国广其实比兼桑更容易冲动( *¯ㅿ¯*)【中伤了就会念叨“不生气……不生气”,在事件里也特别想改变历史。(被哭唧唧的兼桑制止了×)】
总之。堀兼大法好。꜀(。௰。 ꜆)꜄
【手残的我截了一个手残的图´_>`】